潮天下 时尚正文

“阿紫”刘玉翠:环境越好越容易惯坏人

2017/7/28 10:36:04   来源: 新京报我们视频

刘玉翠刘玉翠

视频:49岁“阿紫”刘玉翠笑谈人生起伏

  干练短发、圆脸、蘑菇头、笑起来两个酒窝,刘玉翠[微博]这些年的形象没有变,在镜头的对焦下,她激动时会大笑,难过时会哭,还是一副古灵精怪、大大咧咧、不修边幅的样子。

  至今未婚、惨患抑郁、差点离世、情路不顺……对于这些传闻,刘玉翠皱皱眉头问新京报记者:“为什么这些新闻总把我写得这么惨呢?我和男朋友在一起已经22年了,也有共识不想结婚。抑郁症的时候他陪着我走过来,感情很好只是不想拿出来讲而已。”

  刘玉翠说完爽朗一笑,“我以前很在乎别人的评价,现在只觉得子虚乌有太无聊,也没时间去解释。说我惨到没戏拍,我现在拍完的作品都在排队等播出,每天做瑜伽、练跳舞、吃美食,忙得不得了呢。”

  或许少有人熟悉刘玉翠这个名字,但一看到那张脸,很容易联想起经典港产剧《天龙八部》、《鹿鼎记》里的阿紫和建宁公主。

  科班出身的她,早年隶属香港TVB,当时电视台高层总爱给她又难演又不讨好的角色,阿紫、建宁公主都是,“那时我不懂得拒绝,完全不会说‘不’,给我的角色好好演,从不主动争取。心想着自己只要听话,会有越来越多的好机会,可渐渐主角离我更远,我想要的角色也越来越远。”

  最艰难的时候,她失语、压抑、甚至想轻生,迫于生计还学美容、卖保险,花了很多年才摆脱了抑郁症的困扰。

  看淡了高低起伏,年过半百的刘玉翠重拾表演,“我真的很享受现在的状态,如果能演得动,就算一直当绿叶也要演到80岁。”最近,她就欣然在热播剧《楚乔传》里,饰演了戏份不多的宋大娘。

  戏中情

  《楚乔传》“便当”领得早

  这个年纪不在乎角色和戏份,有发挥就满意

  《楚乔传》演到第三集,刘玉翠饰演的为人刻薄、泼辣狠毒的宋大娘就死了,她说:“我的戏份确实不多,但很多人告诉我,好演员的戏份不在乎多少,而在于多好。”

  不过,关于这个角色,很多新闻标题却用了“沦落”二字,大意为刘玉翠以前还能演个主要的配角,现在却只能演个几集就死了的人。刘玉翠却说:“沦落?这是一个很专业的大剧组,竞争很大,能有机会出演不容易。在内地拍戏条件好,有司机和助理,还能继续自己的表演,这叫沦落吗?”

  她说自己从来没有成为一名“北漂”,签约来内地拍戏,“我是个没什么计划的人,似乎是上天安排我一步步走的,这个年纪我在转型,不在乎角色和戏份,有发挥就满意了,有工作可以做,为何不做?”

  《天龙八部》殉情戏哭了两天

  黄日华[微博]在片场喜欢折纸送我们

  对演戏较真,一直是刘玉翠行走影视圈的自我要求。她并不喜欢古装戏和打打杀杀,拍《天龙八部》时接到的角色是刁蛮任性、冷血残忍的阿紫,迫不得已她买了全套小说,再加入自己对角色的理解。

  她回忆说拍《天龙八部》时天气很热,但那时拍戏艰苦,摄影棚里没冷气,她和黄日华、陈浩民[微博]等主演穿着极厚的戏服,冒着酷暑一拍就是20多个小时。饰演乔峰的黄日华头戴着厚重的帽子,贴着胡须,汗水一个劲地往下淌,“乔峰在戏中是阿紫的姐夫,黄日华也是剧组里的大哥哥,很照顾我们。他喜欢折纸,在片场把钱折成各种形状送我们,非常有心思。有空我们还去他家里打麻将,华哥华嫂还和我们母女俩去日本旅行。”

  阿紫抱着乔峰跳悬崖这场经典戏份曾让不少观众潸然泪下,却很少有人知道拍这场哭戏她哭了两天,“当时我们在香港马鞍山拍外景,穿着古装登上危险的山崖,天气很热也没树荫遮凉,撕心裂肺地哭完一遍却遇上导演胃疼,只有第二天重来。其实演员就是要用自己的感情去演戏,乔峰是她的亲人也是爱人,你站在阿紫的角度,一想就会在这种离去面前崩溃。”

  剧中有个细节,是阿紫用双手剜去自己的双眼还给庄聚贤,画面颇为悲壮也触目惊心,刘玉翠却笑说拍摄时很多人都差点笑场,“因为眼珠是橡胶做的,挖出来了扔地上就一直在那弹弹弹,弹不到指定的位置去让人着急。”

  人生路

  5、6岁就爱上表演,曾因不美伤心

  性格和阿紫截然相反,羡慕陈宝珠等明星

  虽然塑造了观众心中刁蛮任性的经典阿紫,但现实中的刘玉翠,性格却和阿紫一点不沾边,她没有阿紫的固执与泼辣,反倒文静内敛。

  1966年12月在香港出生的她,有很多兄弟姐妹,经济条件不好就想着玩不花钱的游戏。兄弟姐妹们总爱围着圈唱歌跳舞,要不就看着电视即兴模仿表演,把口水抹在眼睛上当眼泪,还会在洗完澡后用浴巾包裹身体学罗兰扮性感。

  每逢表演,文静的刘玉翠却特别放得开,她总觉得自己天生与演戏有缘,“5、6岁时我就很喜欢表演,这个爱好让家里很热闹。后来上学了基本都在读书,没什么机会真正接触表演,看着电视里像陈宝珠那样光芒四射的明星,真是羡慕。”

  刘玉翠一直在向往与现实之间徘徊,她没有忘记自己内心藏匿的明星梦,也对自己拥有的条件感到无奈。初二时,她看看镜子里的自己,“个子不高、身材不丰满,怎么去和刘嘉玲[微博]、李嘉欣[微博]比?算了吧,还是收拾好包袱回家念书。”

  击败近千人考入演艺学院

  刚出道就拿金像奖,转战电视圈却只演配角

  初高中时的刘玉翠,本已打算放弃当明星的梦想,决定像姐姐一样去当幼师,突然有一天她发现电视上除了明星,也有靠演技行走江湖的人,“我告诉自己如果有机会去当演员也挺好,有的角色对外貌要求不高,像我这种没有突出特质的平凡人可以试试。”于是,刘玉翠鼓起勇气报考了香港演艺学院。她心里完全没底,1000人只收25人的激烈竞争在她看来比登天还难,不被周围人看好的她最终征服了考官,获得了录取通知书。

  在演艺学院的几年至今都被刘玉翠津津乐道,他们一边读书一边排戏,也帮香港电台拍些小角色,1990年她出演了电影《庙街皇后》,此片为她一举拿下第1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奖与最佳新人奖,成为电影新星。

  毕业后,她却没有动摇最初的理想,加盟了TVB,出了唱片,还获得过1993年香港十大金曲奖。她梦想大有作为,但却总被限制出路,开始长期饰演二三线配角的旅程。

  别人都红了,我却只有“紫”

  角色越演越小,心像掉在地上

  《天龙八部》与《鹿鼎记》的到来,距离她第一部电影已经过了7年。这两部由金庸小说改编的电视剧,从香港一路火到内地,刘玉翠也塑造了两个永远代表她的标签。

  在她看来,阿紫与建宁有两个“很”,一是很难演,二是很不讨好,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高层总是给我这样的角色,或许他们认为科班出身的人能演得好。虽然我也想演别的角色,但不会拒绝,给什么就演什么。我以为只要听公司的话自然有很多机会,很多主角、好角色都会给我。”

  无奈事与愿违,这以后刘玉翠的角色越来越小,例如《封神榜》中的邓婵玉、《西游记》中的蜘蛛精,大多都出怪扮丑,和美人挂不上钩。

  心气很高的刘玉翠渐渐接受不了自己的处境,一想到周围的人都成了明星,她羡慕、嫉妒、害怕、愤怒,“我还在当配角?所有人都还在叫我阿紫,无论怎么拼命都没法大红大紫,我就只有”紫“而已。”

  2004年,刘玉翠被指定拍摄《皆大欢喜》,拍摄持续了一年,报酬丰厚、戏份少,对刘玉翠来说是工资最好、最轻松的一次,可她却每天郁郁寡欢,“我一直看重的不是钱而是自己的表现,为什么给我这么小的角色?每天就像心掉在地上。”

  走出抑郁症重拾表演

  没有配角,没有我,整个影视作品也不完整

  刘玉翠想改变现状,开始没日没夜地在片场辗转,连续三四天不睡觉,手心一直冒汗,不发泄情绪也不和旁人沟通。

  在这以后,她进入一段很长时间的失语期,她感觉自己要疯了。家人带她去找心理医生,一躲开家人,她就将医生开的药投入垃圾桶,全然不知道自己的抑郁症已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。刘玉翠甚至萌生了自杀的念头,“想轻生的那一刻我很怕,但后来转念一想害怕还算好事,起码你还有得救。”

  2011年结束了与TVB的合约,无奈之下她学美容、卖保险,还考了地产经营执照。渐渐的,靠着家人、爱人的帮助,她终于直面自己的情绪问题,积极治疗走出了阴霾,“过去的十年八年我都很闷,后来才明白我不是在乎别人的想法,而是过不了自己认同的那一关。”

  刘玉翠说,经过这段经历,自己也终于知道演戏对自己的意义,不再在乎主角与配角,“当我重新拾起表演觉得自己还是喜欢的,我想用我的生命和经历去感染其他人。没有配角,没有我,整个影视作品也不完整。”

  [对话刘玉翠]

  拍戏条件好 容易惯坏人

  新京报:《天龙八部》里你更想演的角色是谁?有没有争取过?

  刘玉翠:我当然想演主角,女生都想演正面、美的、仙的,例如王语嫣,我也有过为什么那些角色轮不到我演的疑问。但摆在我面前的就是阿紫这个角色,那时我还算新人,角色没商量的余地,也可能是其他人看不到我的内在美吧(笑)。

  新京报:《鹿鼎记》里韦小宝的每个老婆都很漂亮,争奇斗艳有压力吗?

  刘玉翠:建宁这个角色也没有选择,监制李添胜给我这个角色我就拍了。平时会假想如果让我演双儿啊、阿珂啊会怎么样。但我从来不会想如果我来演会不会更好,我觉得不同演员表现不同,这也是种安排。在那么多漂亮老婆之间你不用害怕,不能没了自己。原著对我帮助很大,但TVB剧本把原著改编了,我刻画的建宁比原著要疯一点,我就想着尽力把她表现出来。

  新京报:如今“北上”拍戏了,是不是和以前有很大不同?有你看不下去的行业乱象吗?

  刘玉翠:内地的演员特别幸福,比我们以前拍戏时的条件好太多,有保姆车、有钱、有助理,拍完戏就上车,只要你够红就有很好的条件。我们那个年代完全不一样,就像黄日华在最红的时候都要自己开车上班,没助理,也没有那么高的片酬。虽然我很少遇到不敬业的演员,但见过很多年轻人不懂礼貌,有些演员和你用同一个化妆间,那肯定是一部戏,他们却对人不理不睬,也不打招呼。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老土,确实环境越好越容易惯坏人。

  新京报:回顾出道经历,你最后悔的是什么?

  刘玉翠:这是我受访前都不曾想过的问题。回想起来,我似乎没怎么为自己争取过、表达过、沟通过,我把很多想法都压在自己的心里,不懂去表达。不管是角色或是心情,其实当年我应该更有主见告诉高层和导演自己的想法,或许会有很多转机。就算没什么转机,起码曾经说出来过。

  新京报:如果有机会再让你演一次阿紫,原班人马全数回归,会参与吗?

  刘玉翠:这个年纪了,不会再回去也回不去了。我知道很多“金庸迷”还在做这个梦,也只能放在梦里了。虽然我们拍摄的版本也有不完美,但在我心中已经很完美了,只能把回忆留在观众心中,收藏黄金时光,很多东西没条件再做一遍了。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


责任编辑:zhaoyue

相关阅读

潮天下 Copylift © 2017 intideworld.com All Right Reserved.

稿件、媒介合作:media@mitiplus.com 客服、投诉建议:service@mitiplu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