潮天下 潮妆正文

超精彩%『人生何苦若初见』全文-无删版-在线阅读%

2018/4/12 13:58:26   来源:互联网

热搜小说《人生何苦若初见》全文已有

搜索关注【圆圆书吧】微信公众号

回复:219 阅读全文

优质章节目录:

第十二章:谁是狐狸精?

……

果真如雪见所说,大家全心放松的玩到了初四。

初五一大早,周博带着三郎六郎八郎从每间房屋里往外头放炮仗,边放边往门外走。

然后二娘带着四娘五娘七娘,把从年三十开始没有倒出去的垃圾,扫出大门,扫到院内一个角落,便也将鞭炮放在那垃圾堆上,点燃了。

吃过饺子,大家并没有各回各院,反倒聚在大堂屋连五子。

二娘独自来找周博,见周博正手把手地在教雪见写字。

雪见因着被他拉回来不能玩游戏,一脸的不高兴,小嘴也不停的嘀咕着,周博只板着脸,并不理她。

二娘看到又要想笑,这雪见小聪明是有的,但识字不多,偶尔写个字,三郎总要叹息,这是草长莺飞呀。

二娘见周博并无意让雪见避开,对雪见笑了笑,坐下来说:“大哥,我想着和你商议一下接下来的生计。”

说到这个,雪见来了精神,不过,她也知道周家兄妹其实是没有什么好办法的,如果有,也不至于过得当东西的份上了。

见周博皱眉不语,二娘叹口气说:“出不了正月,这河冰就坚实了,捕鱼的营生是干不了多久了。”

外面北风呼呼地吹,二娘抱着小手炉,看着雪见又把字写作一团黑,大哥抬起手,在她手背上敲了一下子。

雪见的手极白,只一下,就红了一大片,雪见趁机扔掉笔,“不写了不写了,再写下去,手都被打残了!”

不理周博阴着脸,雪见自顾地为二娘端了茶,问:“咱家的地,开春就要种麦子了吧?”

二娘点头说:“现在只有十亩地了,也不够这一年的吃食。”

雪见又问:“除了麦子,咱们不能种点别的吗?”其实她是想说,玉米呀什么的,不是听说亩产高些吗?当然具体高多少,她前世也不是农村娃,自然不晓得。可是,这个时空有没有玉米,还不知道呢,记得前一阵子看水浒,被网友们诟病的玉米也穿越,让她记忆犹新。

周博点点头道:“把周翁请来问一下吧。”

“大少爷,”周满仓在周金生和周大虎一左一右陪伴下进得屋来,在门口不慌不忙地站定,很郑重的施下礼,周博自然不敢让他行全,早就过来扶起,并说道:“周翁过于客气,这天气还冷,理当加衣,您这棉袄可还够?”

周满仓自是满心感激,大家都以为这个新年会缺衣少食,没想到日子越过越好了,衣是新衣,棉衣也比以往更厚实。庄户人家本来就能抗得住几分寒冷,听到这一向冷面的主家大少爷的关心话,老人家也忍不住道:“大少爷和二小姐总念着我们……”

好不容易他把满心的感恩的话说了十几句,雪见已给他们搬来条凳。

周满仓也不推辞,坐到了他们对面的小条凳上,说到自己拿手的农活,不由慢条斯理地说:“咱们平山村这带天冷,听说往南走到头,小麦可以种两季,咱们不行,只能种一季。收了小麦,可以种点水稻或者菘菜,咱们家种的是水稻,否则不够吃啊。”

雪见愣了一下问:“那除了小麦和水稻,咱们就不能种点别的吗?”

周满仓抬起头来犹豫了片刻说:“还别说,去年州府倒是下来人说有几种海外来的作物,如果谁家先种,可以免税三年。但咱们村没种的,不知道那是啥玩意儿呀,附近村子好象也没有种的。”

雪见眼睛一亮,急忙问:“周爷爷,都有啥新鲜的农作物呀?”

周满仓琢磨了半天,又把周大虎叫了进来,周大虎倒是记得清楚,干脆地说:“苞米,马铃薯和甘薯!”

雪见微微含笑,总算听见自己熟悉的名字了,“既然州府说免税三年,那就是想大力推广了,我倒是觉得,不妨打听一下,这个甘薯是不是可以与苞米、大豆、马铃薯等轮作,如果可以,那春夏秋季,咱地里都不闲着,又免税三年,怎么也比如今强些。”

二娘对此没有什么发言权,周满仓和周大虎都是伺弄庄稼的好手,以前不敢尝试,是没有主家的支持。

周博沉吟半天才说:“明天大虎去镇上打听一下,不行就到县里再问问清楚,既然州府推广,自然有些办法和门道,咱们先试一季,这样如果不成,也不耽误种水稻。”

二娘向来以兄长的话为重,也点点头:“家里现有的银两,大家省省,也够维持一季的。不过,从明天开始,大家可要辛苦一下,争取在破冰前,多打些鱼,好存些银两。”

第二天,把大家召集到一起,二娘简单把情况说明了一下,然后具体分了工。

男人们每天早晨,把带着简单干粮的周博周金生和豹子放在大青山,趁着积雪未融,还能多打些野物。午饭后去把上午下好的网收起来,然后再下一次网。晚饭前把下午的网收上来,然后接回周博俩人,没打着猎物也会多砍些柴。

女人们开始着手缝制夹衣,厚重的棉袄也就还能穿上一个多月了。

雪见女红方面一踏糊涂,就由她带着孩子们负责那两种家里的绿菜,反正这方面她拿手,孩子们跟着她也高兴。

天还未黑,雪见已将三条大鲤鱼洗干净,用盐浸渍了一柱香的时间,然后锅内放少许油,油烧热后,用葱花炝锅,加入能漫过鱼身的水,将鱼放入锅内,并放入料酒、葱、姜、蒜、醋、干菇子、枣,大火烧开。开锅后,小火慢炖上。闻着香气,雪见微微一笑,清炖鱼是美味可口的汤菜,汤汁浓白,肉质鲜嫩,家里隔着十天就要来一次,每桌一大盆子,连汤带鱼,大家吃得可香甜了。

倩儿下午就已帮着把糙米洗净,又以清水浸泡一个时辰沥干。现在雪见把排骨洗净,氽烫,捞出冲净,加入糙米、姜片及6杯水,以大火烧开,转小火炖半个多时辰,待米糜肉熟即可加盐调味。

另外一个锅里加水、葱姜蒜、八角、花椒、料酒烧开,煮出香味;雪见放入洗净的五花肉煮到6成熟,将干红辣椒、葱、姜、蒜苗切成段,大蒜切成片,然后捞出煮好的肉,等外表不烫手的时候切成厚3毫米,宽3厘米左右的薄片;再将切好的肉片放入煮肉的汤头里浸泡汆烫一下,稍稍沥干水分;待锅烧热后加少许油,将肉片平铺在锅里稍微煎一会,使之微黄出油;再倒入干红辣椒、葱、姜、蒜苗、大蒜,小火炒出红油;再改为大火加少许面酱、糖、少许肉汤不停的翻炒,起锅。

哼着不知名的小曲,雪见在碗里打好鸡蛋,放葱花、胡萝卜末和盐,再放一些豆芽,量为不超过蛋液为准。锅底放油,中火加热,倒入蛋液,再在上面加些豆芽,小火烤片刻,翻个,用平铲压一压蛋饼,让多余的蛋液流出,再烤一会儿一个蛋饼就好了,不一会的功夫,已做好一小盆蛋饼。

袅袅的香味,早就引得几个孩子在厨房进出几回,大点的七娘,已趁着雪见假装不注意的功夫,偷偷拿了一张蛋饼,和几个弟妹分食起来,连跟着过来的倩儿也分得一小块。

可是,外出的男人们却没有准时回来。

又一个时辰过去了,怕孩子们饿坏了,简单伺候他们吃完,并哄了他们回屋睡觉。

二娘沉着脸坐在大堂屋,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,三郎四娘五娘也都没有吃下饭去。

天已黑得彻彻底底,无月的夜里,冷风小刀子一样刮在雪见的脸上,杜妈过来拉她:“雪见,这风扎人的凉,你身子骨弱,还是回屋等吧。”

随着一阵零乱的脚步声和低低的人语,大门被打开了,黑乎乎的人影拉着冰床闪进,雪见听见杜海沉声说:“倩儿她娘,快去把张大哥叫来,三妮她娘,快去烧开水,金生大哥受伤了。”

几个人在杜海的指挥下,抬起冰床上的人进了屋。在淡淡的冰灯下,雪见看见那个身上大片大片血的人,很显然不是周博。

雪见拉住吓得有点发傻的六郎:“睿哥儿,大郎呢,大郎在哪儿?”雪见听见自己的声音,在寒风中打着颤。

六郎的身子却抖得比雪见的声音还厉害,他似乎想挣脱雪见的手,却提不起半分的力气:“大,大,大,大哥,他,他,他,……

二娘等人听到声音,也全跑到院中,“总算回来了!”

“咦?人呢?”五娘问。

三郎瞪着六郎道:“看不到天色吗?还只是疯玩,简直就是胡闹!”

大门口又一阵风一样跑进来一个人,看到二娘她们全站在院中,那人略一顿,拱手道:“我先去看看金生兄弟。”

听声音也知道,这一定是张大山了。

后面喘着粗气跟着追进来两个女人,杜妈和张妈互相拉扶着进了院,杜妈匀一口气,过来对二娘说:“小姐先别急,我和张妈也跟着过去看看金生大哥,你们先回屋吧。”

二娘愣愣地问:“到底,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大家后知后觉的看着六郎,六郎在众人的目光中,到底撑不住,哭了出来:“呜,呜……周叔,周叔快死了,全身都是血,好多血!”

“说什么混话!”二娘皱眉道,脚下一动,对三郎说:“三弟同我一起去看看,你们几个回屋去!”

六郎没动,雪见依然拉着他,冰灯下一张脸惨白,她轻轻地问:“大郎呢?”

声音虽轻,但六郎却哆嗦的更加厉害了,二娘惊讶地转过头来:“什么?”

“大哥,没有了……找不到了!”

《人生何苦若初见》未完待续……

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【圆圆书吧】回复:219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#

责任编辑:sunny

相关阅读

潮天下 Copylift © 2017 intideworld.com All Right Reserved.

稿件、媒介合作:media@mitiplus.com 客服、投诉建议:service@mitiplus.com